沸騰的歲月如火的青春 ——追憶烏達市烏蘭牧騎

A+ A-
烏海日報 編輯:段繼文 2021-11-29 09:58:48

劇照。

早期隊員合影。

演出之前。

練習基本功。

在基層演出。

如今,距離習近平總書記給自治區第一支烏蘭牧騎——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隊員們的回信已經過了4年多的時間了。

4年來,我市烏蘭牧騎傳承弘揚烏蘭牧騎的優良傳統,扎根生活沃土,演出了大量接地氣的優秀作品,用實際行動踐行了“紅色文藝輕騎兵”的使命擔當。我們在為他們喝彩的同時,撫今追昔穿越時光隧道回憶起往日的榮光,這份榮光屬于56年前成立的烏達市烏蘭牧騎,這個團隊雖然只存在了11年的時間,但卻將“烏蘭牧騎”的榮譽鐫刻在了歷史的功勞簿上。

日前,記者采訪了部分老隊員,聽他們講述了烏達市烏蘭牧騎那些刻骨銘心的往事。

幾經周折成立烏蘭牧騎

1958年,為了支援包鋼的建設,萬人上山建設拉開了烏海開發建設的大幕。桌子山煤田、賀蘭山煤田……一個個關系國計民生的項目在這里開建,一時烏海大地紅旗飄揚,群山沸騰。與此同時,許多企業組織了一些文化活動。當時誕生在蘇尼特大草原的烏蘭牧騎,被譽為“一輛馬車上的文化工作隊”,演出不受場地、舞臺、布景等限制,隨時隨地可演,這給了烏達礦務局以很大啟發。1965年,烏達礦務局從內蒙古歌舞團和內蒙古藝校招來十幾個專業演員,成立了礦區烏蘭牧騎,隊員多是一專多能。1967年,礦區烏蘭牧騎解散。

1965年夏,巴彥淖爾盟(今巴彥淖爾市)舉辦了一次全盟文藝會演,在這次會演中,16歲的閃桂琴大放異彩,其參與的女生小合唱《我是公社的飼養員》獲得了一等獎。對于閃桂琴的表現,巴彥淖爾盟歌舞團頗為認可,表達了讓她進團工作的想法。彼時,閃桂琴還只是烏達市的一名初三學生。這里,需要說明一下,烏達市(今烏達區)在烏海市成立之前歸巴彥淖爾盟管轄。出人意料的是,烏達市堅決不放人,因為該市即將成立烏蘭牧騎,也需要人??墒?,閃桂琴的入職過程并不順利?!凹依锶讼M夷芾^續上學,不應該早早工作。為此,文教科的同志專門去了烏拉特前旗,找我的父母做思想工作,最終父母同意了?!遍W桂琴回憶說。由此,閃桂琴成了烏達市烏蘭牧騎的第一批隊員。與此同時,烏達市文教科的工作人員趕赴呼和浩特,從當時的內蒙古藝術學校招聘來了3名科班生,王素清是舞蹈專業,陳玲是二胡專業,趙麗媛是古箏專業。不久,文教科又從阿拉善左旗烏蘭牧騎調來了搞作曲的斯畢力格,從巴彥淖爾盟歌舞團 “挖”來了樂器能手邢寶林……就這樣,早期烏蘭牧騎的人員班底終于齊全了。于是,烏達市烏蘭牧騎于1965年8月正式成立,楊永明任隊長,隊員有10多人。

烏達市烏蘭牧騎成立伊始,全員參加了巴彥淖爾盟烏蘭牧騎專題培訓,一個月的集中培訓,對提高隊員業務能力起到了積極作用。借助培訓的“ 東風”,烏達市烏蘭牧騎迅速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中?!肮澞康膭摼?、排練,直至上臺演出全是我們?!蓖跛厍逭f,“我們開始頻繁下鄉演出,那幾年,烏達地區都留下我們演出的足跡,去過烏達農場,下過守橋部隊,到過三礦(蘇海圖礦)……另外,我們還為社區居民開展過文藝培訓。盡管演出的環境非常艱苦,演出的強度大,加之舟車勞頓,每個人都很疲憊,但是我們的內心是幸福的,我們都覺得青春在舞臺閃光是件驕傲的事?!?/p>

隊員個個都是“一專多能”

1971年2月,烏達市烏蘭牧騎人員進行了調整,重新招收了28名隊員,改名為“烏達市毛澤東思想宣傳隊”。1973年,烏達市“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又更名為“烏達市烏蘭牧騎”。當時的烏達市烏蘭牧騎,隊長是仲維民,隊員有趙正林、劉連生、斯琴、崔俊梅等等。這一時期,烏蘭牧騎隊員發揚愛鉆研、樂于學習的優良傳統,苦練業務本領,努力使每個人做到“一專多能”。

1972年2月5日,蘆鳳瑞、朱艷梅、張愛華、王濤成為烏達市烏蘭牧騎的第二批隊員?!拔覀儙讉€是烏達礦務局二中紅色宣傳隊的成員,那一年,潘玉秋老師帶著我們編排了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該劇公演后在烏達地區引起轟動。那一年,我們演完《紅色娘子軍》后就從學校畢業了,恰巧,烏蘭牧騎的隊長仲維民和趙正林來學校招隊員,我們被選中了,圓了演員夢?!碧J鳳瑞說。

出了校門,進入“文藝之門”,蘆鳳瑞等人需要學習的東西有很多,也著實費了一番周折。而對于當年的學藝經歷,蘆鳳瑞有著強烈的切身體會 :“我只會舞蹈,從來沒唱過歌,一唱就跑調。而且,我膽子小,不敢大聲唱,不僅是我,幾個同學亦如此??梢哉f,我們這些人聲樂底子薄,心理素質也差。這種情況下,趙正林就給我們上樂理課,會器樂的同事也主動教我們?,F在想來,挺有意思,我們不識譜,老師就在黑板上寫簡譜,教會我們識譜,不會唱,老師教一句,我們唱一句。正是這樣的一對一教學,使我們得到了快速成長?!?/p>

“趙正林老師的表演課也非常好,他經常教我們在表演上如何調節面部表情,該用怎樣的語氣去表演。為了培養我們這些隊員,趙老師下了很大功夫,他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帶著我們跑步,練習形體及器樂基本功,進行音階與發聲訓練……經過一年多的訓練,隊員們個個是把好手,能唱能跳,還能演小品、小戲。坦率地講,烏蘭牧騎的精神培育了我們,歷練了我們這一代人?!蓖鯘a充說。

張愛華接過話題說 :“出于上臺演好戲的目的,在語言上要求我們會使用普通話,還會說方言,比如巴盟話、天津話。為了講好普通話,隊長仲維民學習時間就讀報紙,本來他一人讀,但為了鍛煉隊員的講話和朗讀能力,他讓我們每個人讀一段。擔心我們有的字不認識,仲隊長給我們買來了字典。而通過讀報紙這種形式,既鍛煉了認讀字能力,提升了普通化水平,又鍛煉了我們的膽量?!?/p>

1972年,來自杭錦后旗的劉智敏、許明海通過了烏達市烏蘭牧騎的招工考試,順利成為其中一員。在劉智敏印象中,烏蘭牧騎上上下下彌漫著濃厚的學習氛圍,受之感染,好強的他亦不由自主地苦學起來。他說:“當年,目睹身邊人紛紛追求進步,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學得一身真本領。我師從隊長趙正林學習文藝創作,除編排小品、小戲之外,我跟著胡忠強、劉利元學二胡,跟著成御伍學黑管?!?/p>

劉智敏告訴記者,烏達市烏蘭牧騎十分重視年輕隊員的培養,1972年,自治區舉辦全區烏蘭牧騎專業團體職業交流大會,經隊里推薦,當時的烏達市委宣傳部派他參會。其間,他有幸認識了作家馮苓植、趙久清、魯子榮以及與自治區的王世一、查洪武、谷子等業內專家面對面交流,學到了寶貴的經驗,也和他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這令他受益一生。

采訪中,受訪的烏蘭牧騎隊員無一不動情地表示,烏蘭牧騎是個大熔爐,在反復錘煉間造就了一個個“一專多能”的文藝工作者。當年,每一位隊員都是“多面手”,諸如許明海主項是舞蹈,可小戲、小品也不錯;蘆鳳瑞的舞蹈、小品、小戲、合唱樣樣出彩;李春節的舞蹈、小戲、小品、聲樂都不錯。相比“二代”隊員多才多藝外,“一代”隊員更是技藝精湛。由此,烏達市烏蘭牧騎涌現出了一批精品力作,這些作品充滿了正能量,奏響了時代主旋律,深得百姓喜愛。如“一代”烏蘭牧騎隊員王素清創編、改編過蒙古舞《騎著駱駝望北京》、藏族舞《北京的金山上》、新疆舞《我們新疆好地方》?!岸睘跆m牧騎隊員中,劉智敏曾創編表演唱好來寶《合作醫療就是好》、快板《劉克文是我們的好榜樣》、小品《兩只籮筐》。另外,還有舞蹈《采煤工人》《燈房姑娘》、芭蕾舞劇《烏蘭布和情》和歌曲《礦山之歌》等原創作品,成了許多人難以忘卻的記憶。

文藝為民之路苦相伴

烏蘭牧騎,蒙語原意為“紅色的嫩芽”。那些年,烏達市烏蘭牧騎隊員“以天為幕布,以地為舞臺”,充分發揮專業文藝團隊的特長,以不怕苦、不喊累的精神真誠服務基層群眾,將文藝的嫩芽開遍基層的每一角落。

閃桂琴回憶說,當年,他們去烏達農場演出時,與農場職工同吃同住同勞動,白天,幫忙收大白菜,晚上,在簡陋的舞臺和昏暗的馬燈下演出?!暗矫旱V演出,我們趕在工人上下班交接的時間在井口演。有一次,我們下井體驗生活,頭上頂著一盞礦燈在礦道中艱難前行,遇見低矮處要爬過去。我們花了兩三個小時間走完全程,累得筋疲力盡,而且全身上下只有牙齒是白的?!蓖跛厍逭f。

據蘆鳳瑞回憶,1973年臨近過年了,隊里接到去部隊慰問演出的任務。當時,氣溫零下三十攝氏度,他們要在露天演出。為了讓戰士們看到精彩的舞蹈,舞蹈隊員穿得都很單薄,凍得直哆嗦,即便如此,大家依然堅持把每一個節目演完。器樂隊的情況也不妙,隊員演奏的黑管都結了冰,實在無法用進屋在火上烤一下再出來,拉二胡的隊員手都凍僵了,為了不影響演出,他們幾個人輪換著演奏,聲樂隊隊員唱歌時嘴都張不開,眉毛上結滿了冰。

王濤對記者講,1974年的夏天,隊里組織去五原縣農村演出,當時農村沒有電,演出時搭好臺后,照明用的是菜籽油,用幾個大碗放油點亮,蚊子、小蟲都來了。舞蹈還好,身體動著蚊子咬不到,合唱就不一樣了,蚊子就咬到臉上、眼皮上,那也不能打,一場演出下來合唱演員被咬得一身包。

“寒冬臘月,我們坐著大卡車去礦區,大家穿上皮襖把頭巾圍好,坐到一起擠著互相取暖,到了演出地點,大家腳都凍麻了,互相攙扶著進屋暖和一下再演出。那時我們年輕,什么事也難不住我們?!?許明海說,“烏蘭牧騎有一個要求,在牧區,即便只有一個人,都要為他演出。我們經常下牧區,但凡所見蒙古包,就要停下腳步演節目。那時候交通工具少,有個驢車就不錯了,而驢車我們舍不得坐,要馱東西,人走著。當年的演出頻繁,就說去礦區演出吧,有時一天3場,上午去工地,下午去采煤線,晚上在工人們居住的地方演出,這一天化上妝就不卸妝啦?!?/p>

在烏達市烏蘭牧騎的隊史上,也曾走上更大舞臺展示風采的機會。閃桂琴就講起來一次“進京”演出的經歷?!?967年,王素清、陳玲和我代表隊里赴京演出,當時,一起演出的人很多,都是全國各地的文藝‘尖子’。我們先在人民日報大禮堂演出,臺下觀眾云集,有相當一部分是外國人,還有中央電視臺專門錄像,我演了兩個節目,一個是二重唱《大青山》,一個是獨唱《紅燈記》選段。多年以后,我才知道,現場導演竟然是后來執導電視劇《西游記》的楊潔。此后,我們相繼在中央各部委進行了巡演?!?/p>

1976年1月,烏海市成立,原巴彥淖爾盟烏達市烏蘭牧騎與原伊克召盟海勃灣市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合并,組建成立了烏海市文工團。烏達市烏蘭牧騎就此結束使命,退出歷史舞臺。

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的原烏達市烏蘭牧騎老隊員回憶起故事依然激情滿懷。

烏達市烏蘭牧騎已經遠行,但它留給世人的記憶是那么美好,它的精神依然熠熠生輝。

市烏蘭牧騎已經接過衣缽,將紅色的基因薪火相傳,在文藝之海上繼續乘風破浪。

照片均由老烏蘭牧騎隊員提供。

(作者:董巍??;編輯:段繼文)


相關推薦

融媒矩陣

抖音

app

微信

微博

快手

頭條